厚呗网

(图为伊忠伊晨兄弟俩)2019年6月,万般无奈的黄妙玲把伊晨也接到

简介: (图为伊忠伊晨兄弟俩)2019年6月,万般无奈的黄妙玲把伊晨也接到了身边,想在附近给孩子找个医院继续做康复。

“你已习惯了用拥抱表达爱,但可能从未想过自己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拥抱会发生在何时何地…

”“我的梦想是赚钱,赚很多钱。

周静出生在四川宜宾江安县的一个农村家庭,父母都以种田为生。

2018年3月8日,年仅12岁的周静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一家人都被这一噩耗吓坏了。

为了救妹妹,哥哥把多年打工积攒的老婆本都拿了出来,30多岁的他也因此至今未婚。

(图为抱着妹妹周静起床)“他们都说我是百万儿童,一场病就花了这么多钱。

这个家庭里,生病的不仅仅是周静,周静的母亲此前才做了肠穿孔手术,一向最疼她的外公也在周静确诊不久后查出肺癌晚期。

为了孙女,老人不听任何人劝阻,坚决放弃治疗,还把自己攒了一辈子的1万多块钱残疾补助金都给了女儿,让她拿去给外孙女治病。

(图为治疗中的周静)10个月前,周静做了第一次移植手术,手术很成功,一家人对她的康复也充满了希望。

但就在不久前,周静在复查中出基因突变,白血病全面复发,这也意味着之前的全部的努力都白费了。

为了保命,医生开出了化疗+CART治疗再进行第二次骨髓移植的方案,这是周静活下去唯一的办法。

(图为床上的周静)又一个噩耗也在这时候突然袭来,家里来电说外公病危,已无法进食,可能时日无多。

“妈妈,你再好好抱抱我吧,”妈妈回家之前,周静死命地抱着妈妈,“我真的害怕,我怕这是你最后一次抱我了。

”妈妈再也忍不住和周静抱头痛哭,更遗憾的是,紧赶慢赶的妈妈到家也没能见到外公最后一面,本以为是和亲人见最后一面的行程也成了奔丧。

如果不是两个孩子都突然得了重病,黄妙玲说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。

(图为黄妙玲抱着两个儿子)黄妙玲是广西百色市田东县人,婚后育有两个儿子,丈夫常年在广东打工养家。

这在很多人眼中,是个让人羡慕的四口之家。

可自2017年1月起,当时还只有1岁半的哥哥陆伊晨突患病毒性脑炎开始,这个家便陷入了无尽的磨难。

2018年10月,丧失了语言和咀嚼能力的哥哥伊晨还在做着康复治疗,1岁多的弟弟陆伊忠又突然查出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伊晨伊忠兄弟俩都有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,特别可爱,但就是这两个可爱的孩子,如今却都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。

因为已经出现了脑萎缩,孩子以后可能会出现智力、语言、肢体的残疾,需要长期做康复训练。

伊晨入院后,黄妙玲看着刚学会说话的儿子一天天变瘦,认知能力逐渐丧失,本已学会的爸爸妈妈也不会喊了,更认不出爸妈了。

在痛苦和煎熬中,小伊晨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多月,除了开了一大堆的治疗药物,医生还特意叮嘱,一定要给孩子做专门的康复治疗,不然孩子会留下终生的残疾,甚至丧失自理能力。

出院后,怀孕5个月的黄妙玲拖着笨重的身体开始带小伊晨做康复,这个过程对于小伊晨和黄妙玲都是痛苦的。

带着一个还不会走的孩子坐车到县城做治疗,对黄妙玲这位孕妇来说殊为不易。

而小伊晨在病房里做各种康复时,不停地痛嚎着找妈妈,一旁紧张不已的黄妙玲就守在那焦急的来回走动,不敢走开,连坐一会都不敢。

(图为小伊晨)2017年7月8日,随着小儿子伊忠的出生,哥哥伊晨的康复治疗不得不暂时中断。

为了赚钱交治疗费,她找了一个工作,早上5点到6点,晚上6点到7点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孩子让婆婆照看,自己去外面卖麻花。

为了多赚点钱,黄妙玲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出摊,每次出摊回家都要先抱抱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。

2018年10月份,就在黄妙玲拼命赚钱带伊晨四处求医治疗的时候,弟弟伊忠又出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(B型)。

孩子长大了我也会和他们说,弟弟好了以后有能力也要帮帮他哥哥。

“这个多灾多难的家从此变得支离破碎,妈妈带着弟弟北上救治,哥哥伊晨留在老家由年迈的爷爷照料,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爸爸则在广东打工挣钱赚医疗费。

哥哥伊晨的病也留下了后遗症,至今不会说话,手心手背都是肉,黄妙玲每次提及都忍不住落泪。

(图为伊忠伊晨兄弟俩)2019年6月,万般无奈的黄妙玲把伊晨也接到了身边,想在附近给孩子找个医院继续做康复。

黄妙玲说,“哥哥再不做康复就拖过治疗黄金期了,我不想后悔一辈子,我只盼孩子能学会吃饭,能简单地和人交流,我不在了以后,他还能活下去。

2年多的治疗,这一家人经历了太多磨难,儿子也被病痛折磨得骨瘦如柴。

在第7个疗程的时候,忠胤右半身瘫痪,失语,哭和吼成了他唯一的表达方式。

儿子的身体不能动,怕他肌肉萎缩,杨敏和丈夫每天都轮流给儿子按摩,还要一直观察心电监护仪。

这样持续了半个多月,忠胤的身体才慢慢好转。

好在移植前,忠胤可以慢慢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,这也让她多少有了一些安慰。

(图为杨敏照顾儿子陈忠胤)倾尽家产做了移植手术后,忠胤又出现了各种排异,严重的膀胱炎持续了7个多月。

等杨敏发现时,儿子的手已经佝偻伸不直了,16岁的少年被病痛折磨得现在体重不到70斤,整个人都瘦得只剩一副骨头架了。

(图为杨敏在为儿子陈忠胤做康复训练)现在杨敏每天都陪着儿子在家里锻炼,陈忠胤已经移植一年多了,坚持练习但是手还是那样,由于偏瘫过,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。

(图为杨敏在为儿子做康复训练)“妈妈,明天是你的生日了,你要什么礼物?

”听见儿子的问话,杨敏笑着说,“我们现在没钱就不买礼物了。

”儿子能记得她的生日让杨敏非常开心,更让她没想到的是,生日那天,骨瘦如柴的儿子端了一盆水放到杨敏脚边:“妈妈,我给你洗脚吧。

”杨敏的泪一下子就流下来,她觉得这几年的付出都值了。

.他们只是身患大病的孩子中的百万分之一, 伊忠还能抱着妈妈撒娇,忠胤走过鬼门关后又能再一次拥抱妈妈,周静却再也见不到外公。

亲人的坚持与付出给了他们无穷的力量,我们也希望他们能早日战胜病魔,愿他们余生的每一天都能抱到他们想要拥抱的人。


以上是文章"

(图为伊忠伊晨兄弟俩)2019年6月,万般无奈的黄妙玲把伊晨也接到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厚呗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