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呗网

新华网武汉7月28日电(肖进安、赵梦琪、周千茹)在湖北襄阳几个山区

简介: 新华网武汉7月28日电(肖进安、赵梦琪、周千茹)在湖北襄阳几个山区县采访,讲到以前吃水难的故事,当地基层干部说三天三夜都讲不完。

——脱贫攻坚的襄阳探索(上)编者按: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,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。

日前,新华网采访团队前往湖北宜城、南漳、保康、谷城四县市采访,实地调研襄阳贫困地区群众安全饮水、能人回乡创业以及村集体经济发展等脱贫攻坚工作情况。

一路走来,新华网采访团队看到,襄阳不少农村地区已呈现出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的动人图景,正在奔赴脱贫攻坚收官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“胜利之约”。

新华网武汉7月28日电(肖进安、赵梦琪、周千茹)在湖北襄阳几个山区县采访,讲到以前吃水难的故事,当地基层干部说三天三夜都讲不完。

目前,“吃水难”问题在襄阳山区已经基本得到解决,总体实现了从喝水难到有水喝、再到喝好水的巨大变化。

而保康县马良镇漆园村在地下1030米成功“深井取水”,期间一波三折,故事今天听起来仍然让人震撼。

新华网 肖进安摄漆园村位于保康县马良镇,辖3个村民小组157户454人,平均海拔1200米左右,属典型喀斯特地貌山区。

由于地表水难以保存,“吃水难”问题一直困扰着当地群众,也成为制约群众发展致富的一道障碍。

但不管是接雨水还是挑水,都是痛苦不堪的回忆。

2017年,为喀斯特地貌地区安全饮水难题,保康县委主要领导力排众议,决定在马良镇临近漆园村的赵家山村开始打井取水。

赵家山水厂是保康县乃至湖北省在喀斯特山区打出的第一口深水井,也是襄阳市喀斯特地区饮水难题的一次创新性探索。

新华网 赵梦琪摄赵家山打井取得成功后,保康县决定继续在漆园村打井。

虽然赵家山打井已取得成功,但漆园村打井的位置海拔比赵家山水厂要高出不少,因为千百年来祖祖辈辈都缺水,当地群众骨子里认为漆园村不可能有水,所有村民几乎都对“深井取水”不相信、不看好,甚至认为打井是乱作为、浪费钱。

漆园村党支部书记周立诚介绍,2017年5月,漆园村开始了打井。

花了近2个月的时间,水井打到700多米,钻杆突然提不动了。

后来价值20多万元的钻杆虽然保住了,但这口井也宣告就此报废。

虽然第一次打井失败了,但是没有动摇保康县委主要领导和专家打井的决心,他们并没有放弃。

2017年10月,经过再次勘探,当地决定在位于海拔1164米的漆园村村委会处进行第二次打井。

在进行了12次灌浆作业、换了15个精钢钻头后,终于在离地表1030米的深处打出了地下水。

出水当天,老百姓们兴高采烈、奔走相告,有的自发购买鞭炮放炮庆祝。

从这一天起,漆园村“吃水难”的问题彻底得到了解决。

如今,漆园村在打井处已建起一座占地800余平方米的标准化水厂,并实现无人值守和自动化运行。

井水通过管道送到松树堡、老湾、盛垭、长岭湾、苏家寨、水斗、漆园等7个村,当地3400多名村民都吃上了长流水、干净水、放心水。

新华网 赵梦琪摄住在漆园水厂旁边的张远政老人今年73岁,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灶台也是一尘不染,虽然是七月天,火炕已经生起了火。

保康县委书记张世伟介绍,在保康,类似的喀斯特山区深井取水井共有十处。

经过近几年努力,保康累计投资1.7亿元,彻底解决了8.3万名贫困群众的饮水难问题。

2018年7月23日11时,海拔1094米的保康县店垭镇徐家堰村一组机井成功出水。

据襄阳市扶贫办的资料,为解决饮水安全问题,近年来襄阳市累计投资21116万元,新建和维修养护饮水安全工程792处,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安全饮水实现全部达标或基本达标。

为彻底解决吃水问题,2019年7月,村里筹措50万元资金,组织村民翻山越岭,爬山涉水,在距村委会14公里处邻村与房县交界的山谷里,找到一处天然泉眼。

通过引泉入村,一举解决了千百年来困扰村民的饮水问题。

干溪沟村党支部书记智介绍,村里唐从庆、郭世友、唐祖平等村民不计报酬,义务投工,干满了一个月。

通水后,一些村民笑称,以前缺水的干溪沟村现在不再缺水,干溪沟村村名应该改成“甘溪沟村”。

实现农村贫困人口“两不愁三保障”,解决安全饮水问题是脱贫攻坚的基本标准和核心指标。

湖北襄阳聚焦解决“两不愁三保障”方面的突出问题,不仅解决了37.5万贫困人口的安全饮水问题,不少村子里的公共厕所都用上了自来水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新华网武汉7月28日电(肖进安、赵梦琪、周千茹)在湖北襄阳几个山区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厚呗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