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呗网

林晓斌:别人都说七年之痒,七年真的对我自己的校长经历来讲

简介: 林晓斌:别人都说七年之痒,七年真的对我自己的校长经历来讲,也是需要一个自省反思。

当时大学包分配,我爸爸是二中的老师,他很想我离开他,不在他的护翼之下让我自由地成长,所以后来我选择了实验中学,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从1988年到2013年,这25年我都在实验中学,一直到2013年调到绣山中学。

其实跟我们这一代的校长比起来,我是先专业成长,再走行政道路。

后来做行政岗位时,我就是少了一点专业发展的压力,显得更加心无旁骛一点。

主持人:从工作至今,我想你肯定会有很多故事跟大家一起分享的,尤其是跟学生之间的故事肯定是更多的,能不能今天借这个机会跟大家来分享一下?

林晓斌: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,我爸爸是高中的数学老师,我妈妈是小学的语文老师,我们家应该说是家教非常严格的一个家庭。

父母与学生的交往或者与周边人的交往,与人为善,爱生如子的观念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。

但让我自己坚定教育理念的是,怎样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孩子,给每一个孩子享受平等的爱。

这还是从我自己当班主任开始得到的启发老师,您辛苦了我记得我是第一年见习期,第二年开始就当班主任了。

那时候在实验中学当中比较优秀的老师,才可以第二年当班主任。

后来带了一个班级,班级里有一个孩子,我现在都记得他名字,个子特别小,坐在第一排,超级调皮,还有一个在我看来就是他完全不像一个初中生,他上课时经常会爬到桌子上或者走到后排,在教室里逛了一圈,然后回来这样。

当然他学习成绩也很糟糕,我是年轻气盛的班主任,我觉得我每天盯着你,我盯不了,我肯定要求助于家长,而他的家就住在广场路,然后我每天放学就家访。

到他家里,相当于我们说上门告状一样的。

就是(会说)孩子这样怎么办,你家长怎么不管,其实我知道他家长非常的无奈,但我就是锲而不舍一直去家访。

后来有一天他父母说,准备把他转到另一个学校去,我(以为)他是留一年六年级读一读再到初中,所以他说转学的时候我就表示了赞成,表示了默许,然后他就没有来读了。

后来,我有一天骑自行车经过广场路,经过他家里开刻的店铺,却发现他就坐在店铺里,跟着他爸爸在学刻字。

那一瞬间我就傻掉了,其实他(爸爸)让孩子辍学在家里当学徒了,所以这件事情给我刺激非常大。

对,真想对孩子好,如果我的好能够改变他的一生,我觉得我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。

林晓斌:我是2013年8月到绣山中学的。

但是我的工作重心都在广场(校区),所以我对那里的情感可以说血肉相连不可分割。

听到这个调职消息的时候,我非常的惶恐,一个是念旧,另一个是惶恐,我觉得无法做好这些事情,特别没把握。

每天都在想怎么跟谢树华局长说一个合适的理由,告诉他我不去了。

我记得是8月8日他找我谈话的时候,当时他给我一个要求,他说你不要慌,你也不要怕,到绣山中学我只给你的一个要求,让东部的孩子愿意到绣山中学读书择校,这就是你的办学的目标。

他希望“我能带领绣山中学全体师生在新的起点上有一个新的提升、跨越”,与他的谈话激起了我的好胜心。

林晓斌:这所学校跟我实验中学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,这几年学校发展得很快,有大量的新教师进来,由一个校区变成一个集团校。

学校有很多的优势,比如说老师年轻,团队特别有活力。

还有中考分数公布时,我都有一封给学生的信。

我们想用娓娓道来的这种叙述,跟学生把心灵之桥给架起来,让他们能够有幸福感,最关键的是培养他们感知幸福的能力。

现在我们对孩子的个别辅导,对学习较弱的补弱等等,其实都体现了这种大气包容。

这几年,学校对年轻老师的要求就快速成长起来,给年轻教师搭建成长的平台,学科工作坊、德育工作坊,并营造团氛围,比如说老师去比赛,身边就有四五个人一起帮助你。

我觉得一所学校的生命力在哪里,其实在于教师。

希望在学校的大家庭当中(他们)能够快速地成长,能够独当一面,老师们也很幸福。

主持人:林校长,刚才您也介绍了在绣中已经整整的7年了。

林晓斌:别人都说七年之痒,七年真的对我自己的校长经历来讲,也是需要一个自省反思。

今年又开启了民办学校招生的一个新纪元,就是全员的摇号。

我想打造一支就是坚不可摧的、具有生长力的,特别人文的教师团队。

我还想有机会要让绣山的校园变得更美,能够成为一个温州市最美校园。

在你的期待下,我想肯定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实现的。

那么刚才我们听了林校长的教育故事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位教育工作者的一种情怀和担当,同时让我们也感受到了绣中的温度和生命力。

在这祝愿林校长和我们绣中在未来的教育教学上,能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林晓斌:别人都说七年之痒,七年真的对我自己的校长经历来讲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厚呗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