厚呗网

“让它歇一会”医生对我说,因为术后疼痛(肚子有

简介: “让它歇一会”医生对我说,因为术后疼痛(肚子有,但是脚上新插了输液管),猫的脾气这会儿正暴躁。

乌云和它的儿子小小黄我家玳瑁母猫乌云已经三岁多,在过去的两年里,它怀孕生崽共计六窝十八只。

而宠物医生一听乌云跟它的小崽子刚刚被搬到新家,立刻否决了这次的绝育计划。

她说:“一般来说,猫到了新的环境,多少都会有应激反应,这时候不适合做手术,风险很大。

好容易等了一周,我跟宠物医生再次预约乌云的绝育计划。

医生说:“母猫的手术要比公猫的手术复杂的多,术前要8-10个小时禁食禁水,以免或术中发生危险。

”就是说,猫咪的绝育手术,要提前一天跟医院预约,作为铲屎官的我要做控制好乌云的饮食饮水。

”小小黄还在吃乌云的奶“什么,哺乳期?

”医生没料到这只母猫还在喂奶,通常情况下,小猫满月了,也就戒奶了。

偏偏这几只小猫被母猫乌云极为宠溺,快到两个月了,还经常还在索奶,因此乌云的奶头涨得厉害。

“那你拍给我看看,这只猫的详细情况”医生不敢轻易接受预约,很谨慎地要我拍些视频和图片。

而看了之后,她直接拒绝了:“这样不行,再等等吧”等小猫们不再吸奶,母猫的奶头都瘪下去,出了哺乳期才行。

就这样,原本一个普通的母猫绝育手术,被一拖再拖,不是乌云的身体状况不行,就是我抽不出空来,一个周末公司团建,一个周末买票回家。

只是,后来发生了点小变故,我取消了回家的计划,这才得以跟医生预约乌云的绝育手术。

生怕再有什么波折,我赶紧一口气答应下来,周六是立冬,天气会越来越冷,而越来越冷的天气对一只母猫来说,恢复伤口的能力也越来越差。

乌云的外出包,我买了加大版奶牛绝育的时候,我使用的是硬邦邦的航空托运箱(塑料材质),等到乌云去做绝育,我已经买了猫咪外出专用包(柔软的布艺),空间足够大------可以让术后的乌云趴着回来。

不早不晚,我带着乌云刚好十点钟赶到预约的宠物医院。

等前台姐登记好乌云的资料,我直接挎着外出包上了二楼,熟门熟路地找到医生,咨询母猫绝育手术的事情。

我笑着跟医生打趣,家里还有一只小的呢,等到明年春天,我们还得再来。

我家乌云其实是个窝里横、外面怂,一路挣扎嚎叫,此刻却安静得像是消失了。

要知道,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猫咪是不肯听话的,也就决议不肯乖乖地站在电子秤上称重。

啰啰嗦嗦交代一些手术的风险事宜,比如有的猫会对过敏,可能在苏醒的过程中出现呼吸急促、四肢颤抖的现象,可能会食欲不振、也可能会出现轻度咳嗽(这些注意事项和当初的小公猫奶牛的是一模一样的)。

又接着,医生安排助理给乌云抽血化验、术前输液,只要没有大问题,就可以安排绝育手术。

可怜的乌云,从包里刚被我取出,就被助理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抓走了。

大概输液了半个小时(用以平衡猫咪的体液),乌云终于被医生抱去手术台做绝育手术。

手术室的门还是无情地关上了,然后我听到乌云仍在哀嚎,嚎着,嚎着,声音忽然没了,起作用了。

经历了四十多分钟,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。

我赶紧凑过去,隔着几步远(医生不允许进入做手术的无菌室),询问乌云的状态。

”我有点忐忑,称重的时候只有9斤多。

“呵呵”医生居然笑了:“一点儿也不瘦啊,打开腹腔一看,呦呵,一肚子的肥油,它需要减肥啦!

因为这个绝育手术,乌云的肚皮要缝五六针(这对猫咪来说,算是大)。

让我想不到的是,乌云很快苏醒过来,但是意识还是混沌状态,它躺在医院的笼子里,不停的挣扎,居然把驱虫项圈和伊丽莎白项圈给蹬掉了(不得不佩服田园猫比品种猫有力量啊)!

大概是意识还处于混沌状态,乌云瞪着又大又圆的眼睛,茫然而恐惧。

看到医生和我走近,它往笼子深处爬了爬,喉咙里发出“呜呜呜”的警告声。

”我赶紧唤了几声乌云,它仿佛没有辨认出来,依旧呜呜个不停。

“让它歇一会”医生对我说,因为术后疼痛(肚子有,但是脚上新插了输液管),猫的脾气这会儿正暴躁。

工作繁忙的缘故,我没办法每天都带乌云去医院打止痛针和消炎针。

医生建议我给它打一针长效消炎针,这样价格会高点,但是比较方便,术后只需给它吃四天的药片,每天用碘伏涂抹伤口即可。

闺女在撸猫虽然乌云只是一只普通的玳瑁田园小母猫(三岁了),可在铲屎官的心里,谁还不是个可爱的宝宝呢?

希望它在我的精心照料下,能早日康复起来。


以上是文章"

“让它歇一会”医生对我说,因为术后疼痛(肚子有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厚呗网的其它文章